2014年7月31日

《天空》

今天上午的天空,有很高很高的雲。和前些日子不同,山邊沒有明顯的積雲。

老板該是進入老年痴呆,看雲發呆的年紀了……

上午天空的卷雲

2014年7月29日

《綠花椰培根鹹派》

這星期(7/29 - 8/2)的鹹派是「綠花椰培根鹹派」。

聽說又有低壓蠢動,也許又有颱風會影響台灣。別再來啊,食材的價格已經有點可怕了。

綠花椰培根鹹派

2014年7月26日

《夏天的一週》

像普通暑假的一週,有陽光、有白雲和也少不了颱風的夏日。有著放假開心的老師,放假和沒放假都沒事作的學生,路過的旅人、準備國考試的人們,換宿來花蓮的青年、開店後的夏天總有些是重覆出現的場景,每件事都出現似曾相見的感覺。

星期三有著颱風咻咻的上午,來店裏的依然是熟悉的客人和朋友,大家逗弄著小孩,聊天聊地漫無顧忌,才想到店裏有位初次來的客人,充滿尷尬的坐著用餐,也許是誤闖家庭聚會的感覺。

這週,依然有著曾經在花蓮求學的青年,不知第幾次回到花蓮尋找逝去的青春,東華的、花師的、慈濟的無一例外,曾經在這裏生活,就像身上有著洗不掉的花蓮刺青,帶著、揹著、甚至展示著,在花蓮生活過的印記。

或許印記的,是花蓮的土地,也是屬於私人青春的記憶。

店裏某天有著花師校友聊著,搬離舊校區時的一切;某天東華的校友回來看到充滿建築的校園,叨叨著;某天慈護回來的學生依舊歡鬧的像個孩子般地聊著,但已經上線的護士,依然有著夜班的疲憊。每每大家回來時,總也幫我們帶回一些個過去。

夏天總是這樣,帶離一些什麼,也帶回一些什麼。

最後,祈願空難亡者安息。
  

夏天,民國路口角角的傍晚

2014年7月23日

《今天 8:30 開始營業》

麥德姆凌晨四點半彰化出海,真的是顆很快閃的颱風,很乖。風雨有慢慢的變小,風力已經小於放假標準的七級,路上也開始有些車子來來往往。

所以八點半會開始營業。

一方面希望風雨再歇點,對來用餐的大家,比較安全。
二是,我們得把昨天搬進來的花花草草再慢慢搬出去。><

如果想來用餐的朋友,請注意安全。也請體諒我們天花板的輕鋼架會打開三片,減風壓,有點醜…


麥德姆出海  今天營業

《麥德姆颱風的午夜》

接近十二點時,聽到窗外的風雨,於是拉開窗戶一小縫,看著陣陣的雨打落在地面,錄到一半時,路燈還斷了電。

真的是颱風的感覺。

年輕時很愛看颱風的狂暴,現在卻是有著許多的擔心。不算很大的風雨,不比過往粉絲頁紀錄的颱風,但還是希望快離開台灣,雨別太多,風別太大。

正聽著教會(The Mission),於是影片配上 Miserere ,或許有些適當。同樣是緩慢,卻沉重,力道十足的撫摸著大地。 

2014年7月22日

《颱風特別限定:颱風貝果三明治》

去年天兔颱風後,店裏就出現颱風天特別限定版,颱風貝果三明治。

所以明天三明治的麵包也有貝果可以選擇,大颱風是三明治用的,小颱風是沙拉餐用的。每顆都可愛的哺哺胖胖 >< 還逆時針,所以是北半球的產物!

才幾個小時,颱風路徑南修,而且登陸的時間也提早了,明天好像真的可以營業,讓颱風貝果亮亮相…不然,只好我們當敗戰主廚的晚餐,自己吃了 ><

(花蓮颱風假確定了,感受一股歡欣的氣氛)


2014 颱風特別限定貝果

《明天營業嗎?》

又一次面臨明天(2014/7/23)營不營業的問題>< 每年颱風季節都要來一下的尷尬決定。

根據過往常有颱風假卻放大晴,大家沒處去的時刻,畢竟影響颱風路徑的因素很多,如果風雨沒很強烈,有時店裏會有舊客人來窩一窩的日子,所以我們會照常營業。

一樣明天早上七點,老板會 PO 公告,決定營不營業?還有開始營業的時間?大家可以看了公告再過來,才不會撲空。也可以出發前打電話確認,但如果超過10 聲,大概就是我們補眠睡死了,正在享受颱風低氣壓的好眠

「麥德姆」在查莫洛語的意思是「大雨」,美國沒事取這個名字,還蠻討人厭的。

麥德姆颱風的路徑不討喜…是影響花蓮時間比較久的路徑。因北半球颱風的逆時針,以往如果颱風過來的路徑偏北,中心在花蓮以北登陸,影響會小些。這次真的有些擔心,東部在暴風圈的時間很久,災情會大些。

我們已經作了防颱準備,把輕鋼架開幾個洞減風壓,外面的盆栽花草搬進來,免得到時風大吹到亂亂飛,會砸到別人的車子窗戶。

希望別有重大災情。各地平安平安。

老板娘呢?正揉製著颱風日才發售的「颱風貝果」!希望明天如果有營業,大家可以享受到「颱風特限早餐」!


20140722 麥德姆颱風正往花蓮來

《徳國香腸馬鈴薯鹹派》

這星期(7/22 - 7/26)的鹹派是「徳國香腸馬鈴薯鹹派」,連續兩個星期素食的鹹派後,出現肉類了。對於愛吃肉的人來說,真的是沒吃到肉,沒咬啊咬的口感,就覺得沒用到餐,無肉不歡啊我們

颱風今天夜裏到明天凌晨,也許會登陸台灣的某處。希望不會有重大的災情,年紀越大,真的越害怕天災,不若小時候那般覺得颱風好玩。

徳國香腸馬鈴薯鹹派

2014年7月21日

《復健順路去看海!》

想著復健二十天才作了三次…趁著店休備料前先去醫院。踏出門有夏日的風吹啊吹,有夏日藍藍的天在招手,還有清澈微微咬人的陽光!是颱風前的好天氣。

滿腦子想著:「想看海,好想看海」就順路到了七星潭,果然今天是好漂亮的海,而且遊客少的很好,適足以點綴海灘的量。海是層次分明的淺藍、軍綠到湛藍,雲是山邊的朵朵,而海上雲兒的尾巴隨著風拖曳而發散。

今天的海最高!

(…備料回來記帳時,才發現…忘了去醫院復健了…><)


20140721 夏日颱風來臨前的七星潭 

2014年7月18日

《林蔭的美崙坡.省道情節》

常朋友來花蓮時,開車總是被導航帶著走,於是過了新城進入花蓮市,直接就從外環的新生橋,由中央路進入市區。

如果時間不急,真的可以考慮直行,進入府前路,府前路過了榮家前後的台九線,夏日總有美麗的林蔭,樟樹的樹蔭,浮在路面上隨著風搖擺,隨著太陽的角度,有著不同的變幻。而人行道近榮家的一側,又躲著許多的老榕勁拔蒼然,一樣綠樹成蔭。

府前路和中美路的老樟樹行道樹,是少見的整齊遮蔭的道路。夏天有風的日子,是美好的行車經驗。前提還是,如果不急那幾分鐘。到了交叉口,右轉中美路後,兩旁一樣有著美麗的樟樹,再沒多久,可見到美崙坡的下坡,右側小上是可以見美崙溪口的松園別館;再隨著美崙坡右側的大理石壁畫往下滑,俯看市區的車流,即到坡腳的當兒,左側就是故事性十足的將軍府建築群。

習慣上到哪裏旅行,都不太喜歡走城市外環道路,除了趕時間。台灣許多的鄉鎮,開始有公路建設後,城市的發展是沿著省道開展。走著省道,可以見到每個城市過往與現代的生命軌跡。而外環道的便捷,雖然帶來些時間,但對旅行而言,少兩個紅緣燈,多等兩分鐘,也許就錯過旅行所能見到的城市印象。

也許算是種省道情節。

有風的夏日,很適合花蓮的天氣。


府前路的綠

《悠閒的一天.大聲說晚安!》

今年夏天雖不若去年暑假那般忙碌,但七月開始也一直處在忙碌的狀態,今天是難得客人少些的悠閒狀態。十點後店裏又都只是熟悉的客人,於是又開始分享淡水來的魚酥,和淡水的大餅,第一次吃到鳳梨梅蛋的口味,沒想到很好吃!算是搭配的很適合的食材。

七月開始算是旺季,每天打烊忙不完,老板要出門備料整理碗盤,老板娘要準備第二天的餐點。時間滿滿的累,瑣事忙不完。但不知怎地,今天七月,一下鐵門掛了,一下烤麵包機壞了,一下冰箱壞了,老板手受傷,老板娘要三伏貼,還莫名被燒了宅火組電腦,晚上都沒睡…全擠在一起了這些事

還好,今天,真的有休息到,整個悠閒的晚上還可以去晃晃,才回復一些元氣。終於有一天可以早些休息了。

超級早的晚安!


港邊的七月夏夜

2014年7月16日

《宅魂不死!》

前些日子看了新聞, Inel 推了 Pentium 20 週年紀念版CPU,可以超頻的 G3258,忽然勾起許多回憶,在遠古RAM 和 CPU 貴到要命的年代,什麼 DX-40 上 D-X66;Pentium 75 可超上 100、還有 AMD 傳說,在CPU 上劃鉛筆線就可以解倍頻的神器!

後來 CPU 其實夠快了,超頻的效應並不高,廠商也開始鎖頻,主要是老板老了,電腦大不了就是用來計計帳,po 個網誌,遠離這些的那些都好遠的好遠。

哪知道,人都是莫名念舊,竟然被二十週年這幾個字,燒起一股熱血!彷彿青春也可以過過週年祭。

不知幾百年沒自組過電腦,忽然想來一下吧!整個也熱血的好笑。於是找了找資料,決定功能 ,選定 CPU,決定晶片組,決定了主機板,選了張夠用的顯卡,算了算耗電量。於是昨天就就宅配過來了!過程中像有著背景音樂,超級戰艦密蘇里號老兵出現的那幕,超洗腦!

其實,當開箱拍下照片的同時,滿腔熱血就只剩一半…老板的心裏不斷的自我 OS:「喂,哪有人阿伯熱血到自組電腦的!」但總是還有著一半的熱血。於是昨夜聚完餐,備完料,大半夜就開始組裝的過程。

組裝很快,只是到了插「前面板針腳」時,和過往二十多年一樣,心裏都會說出好多口頭禪。><。倒底怎麼前面板針腳這件事都沒什麼進步!況且…現在…老板老花了啦!拔下眼鏡插針腳時,真的有種淡淡的悲傷。

組裝從來很快,但再來的安裝作業系統,軟體,和設定自己的工作環境。真的是要命!這時熱血早就燒完了。灌完自己常用的軟體,已經是凌晨三點半了。於是…

今天早上…我們開店晚了二十分鐘。><。

客人都在門外了,大家幫忙把東西搬出去,真的超級大尷尬。然後中午打烊完,趕著午時的時辰,幫老板娘作三伏貼後,就倒了睡,下午醒來衝出去備料。剛回來時,看著沒洗的碗盤堆的高高,地板還沒拖,心中的 os 浮出八個字…

「宅魂不死,只是凋零」

(ps,然後,最後的結果,其實cpu 沒買二十週年紀念版,因為太慢了,好好笑)


開箱後,熱血只剩一半

2014年7月15日

《蘆筍蕈菇鹹派》

這星期(7/15 - 7/19)的鹹派是「蘆筍蕈菇鹹派」,也是夏天的鹹派系列,感覺比較清爽些。

昨夜的雨真的是好短,才把地面打濕,水氣蒸上來後就停了

蘆筍蕈菇鹹派

2014年7月14日

《下雨了!老板娘的三伏貼》

終於剛下雨了!悶熱許久天,盡是些無風無雨的夏夜,剛剛終於下雨了。希望夜裏再多下些雨,明早可以有個涼爽的早晨。

老板娘的過敏真的很困擾,這幾年好了些,但冬天來臨時,店裏總可以看到老板娘痛苦的表情。去年朋友說她老婆作了某中醫的三伏貼幾年,情況改善許多,三伏貼的治療時間又到了,於是麻煩朋友幫我們帶藥材來,還有醫生開的貼法。

看了一下,蠻有趣的三伏貼。關於藥材的部分大致上是可以理解的,但就麝香一味不見得大家都用。關於貼的穴位,肺俞、膏肓好像是一般共同選擇會貼的穴位,但其他的大椎、定喘、風門,就許多醫生會有不同的選擇。

希望老板娘經過幾年的三伏貼後,冬天會慢慢改善過敏的痛苦。然後,雨再下一點,熱到人都起火了。
  

天氣熱到,手機拍到的畫面竟然扭扭曲曲的…

2014年7月9日

《蔬菜豆腐鹹派:夏日新配方!》

這星期(7/9 - 7/12)的鹹派是「蔬菜豆腐鹹派」,可是老板娘有交代,要說是「夏日新配方」!因為使用新的調味方式,是夏天的味道

終於可以營業了,說真的,夏天的旺季我們可不想休假。花蓮淡旺季十分明顯,都是靠旺季在撐淡季的生存的。呼,還好冰箱好了。

蔬菜豆腐鹹派:夏日新配方!

2014年7月8日

《很急的公告:尷尬的休假一天!》

就在天色將明未明的拂曉,窗外依稀可見山的輪廓,卻無法辨視色彩的光線下,不是等著看曙光。

是…我們店用的冰箱壞掉了!!!

上冷下不冷,冷凍室冷到爆,即使除霜後冷藏室依然不冷。真的很尷尬在開店前的兩小時。><。但沒有冰箱沒辦法營業的,即使只有開店的幾個小時,但我們不想冒險,食物離開冰箱幾小時,還是不安全。

只能休假一天(7月8日星期二),真的十分尷尬的休假。><。希望上班後,維修商可以排出時間今天來修理。真的很抱歉,明天一定會正常營業。

暑假的旺季實在不想休假,才想著浣熊颱風還好沒來台灣,卻自己放了一天冰箱故障假…老板只能安慰自己說,昨天醫生才說韌帶受傷嚴重,別動比較好,還乖乖的復健和帶上悶熱的護腕。

這下根本沒得選,只能不營業,然後繼續熬夜到八點,打電話請維修站來修理。><。

請大家告訴大家,希望都會看到,別撲空,很抱歉。


尷尬的休假…

2014年7月5日

《夏日光影》

炙熱的下午,窗外陽光何止耀眼,西曬的店裏,吹著冷氣的大家閒聊著,天空的雲慢慢堆高,而花蓮西下的太陽,逐漸躲在雲後,雲的邊緣射出刺眼的日光,是花蓮美麗的夏天。

回頭一看店後方的牆上,映著窗外射進的光影。影子上方幻覺般的有漂浮的水氣,搖搖擺擺著,時有時無。正放著的是岩井俊二的《花與愛麗絲》原聲帶,曲目是「Wo Ai Nee 我愛你」。

與牆上飄移不定的水氣幻影,卻是如此契合,明知效果不好,但還是忍不住錄了下來。光與影,才是夏天的靈魂。

(但,現實是,牆上的影子是停在路邊汽車的車頂,外頭正熱的慌,車頂上水氣無比的發散著;而我們在店裏,享受岩井俊二的短暫)
 
video
 20140705 夏日牆上的光與影


2014年7月4日

《尷尬的柱子.醫生別瞪我…》

這星期來店裏的客人,走進門都問:「咦?鐵門變了?改裝過了?多了一根鐵柱?」

聽到時,老板老板娘就會浮上尷尬的三條線(向小丸子借一下尷尬的表情)。其實,只是最近搬不走而已。><

那根門柱開店時就存在了。是近三公尺長,三、四十公分寬的不銹鋼門柱,也不知怎麼當時房東會把門柱作成別人的四倍寬,於是有著快二、三十公斤不銹鋼的重量,可能也沒想過要拆下來,感覺很厚實安全。

但開店後,老板實在受不了存在感這麼巨大的柱子,於是,有營業的每天每天的每天,開門就把它搬到旁邊放著,打烊再把它搬回來;晴天搬,雨天搬,夏天搬,冬天也搬。所以,大部分的客人都不知道有這個門柱的存在,所以也找不到門牌號碼。

狀況好的時候都沒問題,但只要人身體不舒服,就會覺得這種高度的鐵柱真的很沉重。但,總是沒辦法忽視它的存在感,所以無論如何,老板早上就是會去搬走它(這算是執著?還是愚蠢?)

上星期六我們鐵門壞了,鐵工廠一直排不到時間來修,結果老板暴力的扯了關門,手腕受傷,上次網誌有說過…有客人幫正骨,有客人幫氣功療傷,後來太痛太腫,還去看了骨科

嗯。問題來了。因為老板實在受不了那根門柱,雖然手痛的哇哇叫,但還是每天都會把它搬到旁邊,不然總有一種事情沒作完的感覺。><。所以手也一直好不了。直到這個星期,真的痛到沒辦法抬起來才放棄,於是這星期門柱就在那裏,十分的礙眼。

就是星期三!

一早,看老板手的骨科醫生來店裏,看到門柱,就問:「原來有門柱!所以,你受傷後一整個星期都還在搬那個鐵柱?」當時,真的很像作壞事被抓到的小孩,超尷尬的只能苦笑。醫生瞪的我心裏好毛。><。

同一天近中午時,不幸的,幫老板正骨的客人也來了,看到柱子,問了同樣的問題,然後,不停的搖頭和搖頭(心裏大概有點生氣)。><。更不幸的是,連用氣功幫治療的朋友也出現了,又問了同樣柱子的事,然後,一樣又被瞪了。

大家的眼光都好犀利,真的好可怕。只是,沒搬走柱子,就覺得有事沒作完,所以,每天非完成不可。只是這樣啊(但沒有人要聽我解釋)

所以這個星期三後,門柱就一直在那裏,真的不敢去搬了。只能等手好了再去搬動,不然,下次去掛號可能會被拒診吧 ><。醫生別瞪我…勞工有不得不動的苦衷啊(咦?

就讓門柱這陣子尷尬又巨大的存在吧。


尷尬的柱子

2014年7月1日

《奶油雞肉鹹派.打工體檢的學生》

這星期(7/1 - 7/5)的鹹派是「奶油雞肉鹹派」,第一年就出現的老口味。每次老板娘作這個鹹派時,老板都想著,是不是該順便作個奶油雞肉燉飯…來當晚餐。><。但從來沒成功過。

中小學暑假的第一天,小學生開心的放假,爸媽煩惱的想著暑假小孩的行程。而許多高中生都進入打工的日子,昨天很多醫院診所都擠滿了體檢的學生,因為七月一日要上班打工了。這個年代很多很幫爸媽想的小孩,其實一點也不草莓。

還是夏天的蟬鳴把我們叫醒的…

奶油雞肉鹹派